外围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围资讯 >

感官史和情感史的开创者阿兰·柯尔班


柯尔班是法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开创了别开生面的感官史和情感史研究路径,以一种尝试脱离结构主义的方式观察法国历史上的社会。柯尔班走上这样一条研究道路并非一蹴而就,从其个人经历来看,他经历了较为曲折的学术转向。

维达尔-纳盖,正式进入史学领域。1973年,他完成了国家博士论文《19世纪利穆赞的怀古与现代》。这一时期正是经济社会史在法国上升为显学的时代,拉布鲁斯和布罗代尔两位大师正在努力打造一种以结构主义为导向的史学。所谓结构主义,即将历史上的文化现象看作是某种系统,分析其内部各成分之间结构关系的研究取向。柯尔班未能免俗,他受到拉布鲁斯的影响,决心致力于价格史的研究。然而,柯尔班在遵循这一研究思路的过程中遇到一些困难,不得不放弃价格史研究而转向其他领域。

19世纪的嗅觉与社会想象》。这本书标志着柯尔班在史学领域开辟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成为史学界第一位以文化人类学方法探讨法国近代社会嗅觉系统的历史学家。在书中,他兴致盎然地考察了暗示着不安和疾病的臭味如何成为普通民众乃至政府官员关注的对象,以及人们选择了何种办法用别的气味取而代之,在这个过程中,积极寻求自我认同的资产阶级掌握了主动权。不同阶层和身份的人对瘴气和香气从无视到重视的转变,以及当局对不正常的气味的规训折射出一段别开生面的社会大历史。

柯尔班的研究并未止步于嗅觉。1994年,柯尔班出版了《大地的钟声:19世纪法国乡村的声响格局和感官文化》一书,其思考又转向听觉。在种类繁多的声音中,他选取了在法国乡村社会中无论对农民的私生活还是公共生活都举足轻重的钟声。柯尔班在勾勒以钟声为典型的法国乡村声响格局的同时,凸显了以教会力量为主的地方权力与世俗的中央政府之间的博弈。他发现,由于时钟和报刊的普及,乡村社会对钟的依赖程度大幅降低,在世俗化的进程中,钟也幻化成怀古之情的载体。总之,以钟声为切入点考察法国乡村社会政治史、感官史和情感史,这在20世纪90年代是继年鉴学派的代表人物雅克

,那么他之后完全放弃了这种尝试,致力于追溯从古至今某种感官的变化或人们对某些事物所表达出来的情感。无论是1995年出版的《消遣的降临于1985年出版畅销小说《香水》并宣称受《瘴气与黄水仙》启发较深,柯尔班遭受冷遇的状况才得以改观。(

  
备案中